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才招聘 >
诡事杂谈-青龙篇
* 来源 :http://www.spainptc.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3 07:09

  向来灵异小说有四个主角:镜子、电梯、学校、墓地,其中镜子、电梯给人带来的恐惧感有很多科学家、心理学家争相解释,似乎有那么点道理,墓地则不言而喻,尸体最多的地方而且老大一片空地人迹罕至,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反而给人一种挤压感,前段时间我去了贵阳,那里正在大兴土木,一排排房子空空的矮的很紧,虽然给我介绍的人满脸是对自己家乡发展的自豪感,但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感,墓地也是这道理(贵阳的读者别抽我,我只是证明下整齐紧凑的水泥会给人以感,没别的意思啊,我靠!别扔番茄、鸡蛋也别扔)不好意思,扯远了。说回正题,这四个主角里最奇怪的莫过于学校了,按理来说学校既不是人迹罕至也不是狭小空间更没有其他特征。可它就是成了灵异小说的主角。

  从小学到大学可以说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灵异故事,但似乎千篇一律,不过有一种学校不同,它的灵异故事最多。最真实也最。因为它某种意义上与尸体有着关联,那就是医学院。我的第一个故事也无法免俗说的就是医学院。故事是我一个叔叔告诉我的,他现在是一名成功的销售人员。

  当年我是大三,大三的学生与刚进校的已经不同了,虽然也热衷于传着各种奇闻异事但实际上已经都认为这是假的了或者至少是添油加醋的,比方说只是一时眼花看到个树影,但回去后就索性添油加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变样也越诡异,甚至传到后来连当事者都觉得别人传的才是真的,自己的记忆是错误的。

  叔叔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可是这件事不同,因为我们整个班级都看到了,那是一节解剖课,上课的老师也就比我们大十多岁吧,平时跟我们玩得很好,下课也经常一起喝喝酒,他一直说自己最得意的就是当了大学老师,这是最可以留住青春的职业,中学老师不行,因为中学老师更多扮演的是长辈角色。很难融入。可是那件事后他就不在当老师了,虽然继续留在学校做行政工作,但决不再上课。

  很多人认为解剖课每节课都会解剖一个尸体,甚至有人说每个学生发一个尸体像中学做青蛙试验一样跟着老师一起做。实际上哪有那么多尸体呀,大部分都是拿着药水泡的内脏,慢慢。枯燥的很。不过一个学期每个班级几具总还是有的。

  那天上课前班长就兴奋的跑过来说,这节课有真的尸体,女生虽然害怕但实际上也都跃跃欲试,毕竟大三了,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总还要一下的,女生嘛。呵呵(我叔叔的口气啊!女生别揍我)

  楼主发言:4次发图:0张更多楼主楼主:咸鱼来也时间:2016-11-21 16:19:00那天我们早早来到教室,医学院翘课的本来就少,更何况有尸体,上课铃一响,老师就走了进来,可惜空着手,正在大家都失望的时候,他慢慢地说:“班长挑三个男生去停尸房把最门口的那具拿过来。”别看说着挺吓人,其实我们解剖教室就在停尸房隔壁,中间还单独有扇门,所以只不过是走过个门。班长就叫上了同寝室的兄弟,包括我。

  虽室与停尸房就一门之隔但是为了停尸房的被做的很厚,而且无论进去多短时间都要关上门,我们四个走进停尸房,我走在最后,就把门关上了。

  “奇怪”班长嘟囔了一句,我听后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我也知道他为什么奇怪了,我们学校的停尸房是有那种专门的抽屉的,虽然也有那种带轮子的床,但尸体一般是放在抽屉里的而不是像别的地方一张张带轮子的床上盖着白布(其实我也不确定别的停尸房是那样,因为我只见过我们学校的停尸房)

  那种景象也只是我从小说或者电影看到的,当时觉得我们学校条件不错,现在想想可能停尸房都是放在这种抽屉里的也说不定,真正那种一个个躺在那的可能很少甚至没有。只是小说家们为了烘托气氛把尸体“搬”到外面来了。

  本来老师说最靠门的那个尸体,我们都以为是最靠门的那个抽屉,可是进去后才发现门边有一张运尸床,躺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

  “够新鲜的啊,还没进抽屉,看来我们老师肯定搞定校长女儿了不然这种那么新鲜的货。啧啧。”说话的是张函。这家伙二十好几了整天爱看剧,说话也跟一样,好好地尸体非要说是货。

  “喂喂,死者为大,尊重点。”这次是陈鑫冉,一个爱神神叨叨的医学生。我们一直笑他那么爱神神叨叨还来考医学院,难不成是打算混进医院养鬼?

  “我看啊,根本就是老李(老李就是那个老师)拿出来的,然后又想下我们所以放着了”我的话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赞同,确实很符合老李那无聊的个性。

  “撒谎也不找个好理由,都冻着那么久了你看得出冇死亡时间啊!我们都知道你要看啥,每次解剖课人家看的是器官你看的是面相,骨架恨不得高清人家的生辰八字。”

  不过想不到张函这次倒是来劲了“好诶好诶,你们看,这尸体手露出来了,白白嫩嫩的看来是个娘们,快掀开看看,啧啧。”

  “挺快的嘛,不错不错,放那吧。”老李点点头继续说“班长今天考考你,看下这个尸体死亡方式,陈鑫冉你帮忙。”

  班长听到老李这么说就掀开了尸布,尸布被掀起来的一刹那别人看的是尸体,我看的是张函的表情,只见他先是伸着脖子,眼睛发光,嘴巴微张,看着前方。然后马上叹了口气,眼睛失去了光彩,靠在了椅背上。我知道了,这尸体是一具男尸。

  1楼赞楼主:咸鱼来也时间:2016-11-21 20:13:00“你盯着我看干嘛?看上我啦,我不搞同的。”张函发现了我正在微笑地盯着他看。

  “不不不,你也知道我近视,这里离尸台太远我看不清,所以看你表情来推测这尸体是男是女。”我怪气地说道。

  要是别人听这话肯定要反击,但是张函似乎并没觉得这话有啥意义。只是遗憾道:“男人把手长那么嫩。”

  班长和陈鑫冉戴上白手套开始处理尸体,到了大三我们对尸体已经没有恐惧了,至少这种实验室摆着的“白白净净”的尸体没有恐惧,至于真的以后到了案发现场那就难说了,那里什么样的尸体都有,听说最一个下巴没了,只看到上颚白白的牙齿,肚子被剖开大肠流了一地,血和粪便夹杂,最的是死者的眼睛还瞪着,似乎死死地盯着办案人员。

  班长和陈鑫冉戴上白手套后,开始翻动尸体,他们慢慢地将尸体扶起至坐姿,班长边扶边说“尸体的死亡时间大约是……~。”还没说完他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慢慢放下了尸体的上身,并抬起了尸体的一条腿,看了看膝盖窝,摇了摇头。“老三(陈鑫冉在寝室里年龄排行第三)帮我把死者翻过了。”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尸体翻了过来,翻过来后班长看着尸体白净的后背,呆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死亡时间,在被搬入停尸房的2小时以前。”

  其实作为大三的系学生,在看到班长的一系列举动后都已经察觉了异常,而老李从班长倒吸一口凉气后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尸体,这时候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觉得哪里不对了。那具尸体太干净了,没有任何肿胀没有尸斑甚至没有的伤痕或是淤痕。如果有人说他只是睡着了,我也会相信。

  这里我稍微解释下,尸斑和僵硬程度是确认尸体死亡时间的有力,但由于停尸房的稳定一般较低所以尸体的变化程度会减缓甚至停滞,所以只能判断出进停尸房前的,而相对于僵硬,尸斑是更有力的时间。所谓尸斑就是因为当心脏停止后血液不再流动,在重力的作用下慢慢沉淀,使得毛细血管扩张,甚至挤破毛细血管而产生从外部看起来类似于淤痕的东西,一般成红色或紫色。从2小时开始出现,2-12小时内按压可以让尸斑消失,转动尸体体位后尸斑会消失并在新的地方形成。12小时候尸斑就不会再产生变化了,任何的按压和改变尸斑的形状以及都不会变化。

  但是会作为医学院作为解剖的尸体那肯定都不是死亡几小时的,至少是半个月以上的,而且我们接触的尸体大部分是学校从弄来的死刑犯的尸体所以会有弹痕,偶尔会有医院里无名的死亡者,用陈冉鑫的话说这种属于极品,不过对张函来说就不是了,因为不管是死刑犯还是无名死者都不太会是年轻的女性,至今我们只遇到过一次年轻女性,是个上吊的听说死亡后怎么查都查不出这女的来历,过了半年停尸房实在不愿再为其留一席之地了于是就卖给了我们(ps:作者比较懒,本系列作品中所有医学、异术以及一些所谓的商界行为都为虚构,任何将其信以产生的不良影响本人只能表示深深歉意,无法负责,此外如果有明显的错误理论也请见谅毕竟咱不是教科书)。

  而这具尸体且不说尸斑、伤痕就连被福尔马林泡过的痕迹都没,如果说要有一个比两小时之内死亡更有力的解释的话那就是这人还“活”着。

  说完这句话后的班长放下尸体,呆呆的看着,只是皱着眉头,接下来是班级的一片寂静。打破寂静的是女生的窃窃私语“怎么回事啊?这人会不会还活着?” “好诡异啊,我怎么觉得气氛好” “会不会有脏东西?”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多,声音虽小但是无数细小的声音加在一起反而比单一的巨大声音更让人难以接受和心里发毛。

  可能是出于教师的本能吧,他意识到是时候打破沉默了。“既然从表面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就解剖看看,就能知道死因拉,作为以后的要学会多角度思维,多道解决问题。”说完将解剖刀交给了班长继续说道“既然没有外伤,那么,忽然的猝死是最大的可能,先看看有没有心梗塞的情况吧。

  在解剖刀的锋利面前人的肌肉和豆腐没有太大区别,更何况作为一名我们的解剖本来就是顺着肌肉的纹尽量不去隔断任何一条肌肉的,这样虽然下刀的复杂度有所增加但反而不那么费力了。陈鑫冉则拿着纱布在一旁准备止血,不过尸体其实是不会流多少血的哪怕割断主动脉出的血还不一定比活人摔一跤流鼻血来得多。因为大部分血已经凝固就算没有凝固失去了心脏这个泵,血也只会慢慢流出,所以这样一刀不出血都不奇怪。

  随着冰冷的解剖刀慢慢的划开皮肤、脂肪、肌肉,身体发出轻轻的“吱吱”声,有人说有的或是外科医生成为魔就是因为对这个声音上瘾了,这不是,划开同类身体的那种心脏起伏一方面会让人觉得有压力有恐惧而另一方面却有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这就是奇怪的人类了。

  2楼赞楼主:咸鱼来也时间:2016-11-21 20:20:00“止血”打破教室寂静的是班长的声音,但似乎这个声音已经失去了班长往日的沉着,可是一旁的陈鑫冉却望着尸体发呆,班长无奈只能抢过他手上的纱布紧紧顶住那道伤口,“不可能的啊,我肯定避开了动脉啊,怎么会那么多血?”班长似乎是在问老李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他的问题是多余的,由于动脉较粗如果切割到出的血确实会多许多但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啊,至少在以前的尸体解剖中从没遇到。

  话虽如此,血还是很快止住了,班长拿起冲洗壶对着伤口冲了冲将血渍冲了,然后用镊子钳住割开的肌肉缓缓地说道“奇怪,确实没割到动脉啊。“不过他也没有停顿很久,就继续了手上的工作。不过我并没有继续关注他,我看的是陈鑫冉,别人不知道可已经相处三年的我知道,这家伙平时神神叨叨,最好,从没见过他惊慌失措,可是这次尽然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对班长的指令充耳不闻。只见他表情凝重,轻咬着下嘴唇,双手紧紧握拳,眼睛则一动不动的盯着在是尸体上不断游走的班长的手。还有他那明显起伏的胸脯表明他现在的呼吸远远比以往来的沉重。

  这货搞什么?今天怎么觉得哪里都不对?可是哪里不对呢?我看着眼前虽然有些奇怪的一幕,班长细心大胆的完成着手上的工作,由于陈鑫冉的状态班长再也没有他做什么。而陈鑫冉则表情怪异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那种眼神带着惊慌,而惊慌中又带着一点疑惑,似乎在拼命思考着什么。

  而其他同学则等待着班长的答案。我的老师曾经评价我说,相对于我更适合直接做的前线工作,因为我有一种对天生的。而这次这种让我觉得今天要出事,但却想不出除了这具尸体血流了多了一点,身体干净了点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场景而言唯一奇怪的就是陈鑫冉了,所以我决定把注意力还是转回到他身上。

  陈鑫冉的表情也就僵持了两分钟然后眼睛忽然睁大,猛吸一口气,拔腿逃到了窗边,正当我惊讶他的举动并好奇班长和老李会怎么对付这个忽然发神经的陈鑫冉时,班长却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听到的最难以相信的话:”老。。。老师。。。心脏。。。心脏好像还在跳!“说这句话的时候,班长拿着解剖刀的手停在半空。眼睛却还是盯着尸体。

  女生在听到这个声音后集体的沉默了,“不会吧!”老李那较为深厚的嗓音像是一颗定心丸让在场的所有人倒是了一点。或许只是班长看错了也不一定呢。哪有还有心跳的,更何况即使这个人还没死,解剖后第一眼发现的也应该是肺还在呼吸啊!我的所有分析几乎是在一秒内完成的,然后下了个比较让自己信服的结论:班长看错了。

  老李说完那句“不会吧”之后开始向解剖台走去,可是正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咳咳!咳咳!”班级里却想起了咳嗽声,这是犹如呛了水一样或者说刚被从水里救上来缓过第一口气的时候的咳嗽声,而这个咳嗽声正是来自那具尸体!

  班长听到声音后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脸上的表情已经转变为惊恐,微微举起的双手有些颤抖。“我靠!学校搞什么,快打120,其他人去拿缝合线。快!”老李的依旧沉着冷静的应对着,没错现在最符合唯物主义的解释就是医学上的假死现象,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开会了人忽然活过来的事情。

  “啊!”与老李的沉着鲜明对比的是女生的,学的女生比一般女生心理承受能力自然强很多甚至必须多难受都强,但如果她们都尖叫了那事情肯定不是假死那么简单,我忙顺着他们的手指方向看去,看见那具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班长看,而班长已经面无血色的站在那,发抖却不敢有任何动作,与尸体对视着。

  忽然那个尸体猛地坐了起来,嘴巴张的老大似乎在对班长发生吼叫,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他胸口上那个被解剖刀划开的口子由于他的剧烈运动也再次渗出了血液。血越流越多,很快教室的地板上已经红红一片。“快躺下,你身上有伤口,我们会处理的,你不会有事。“看到刚才一幕的老李以最快速度去拿了教室一角的急救箱,现在已经准备向那个尸体走去,不对,或许现在用男人这个词更为恰当。

  但还没等老李走到,那个尸体有了新动作他伸出铁钩般的十指掐住了班长的脖子,掐住脖子会让人更快的进入无意识状态。老李见此一幕也顾不上急救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拼命的要拉开那个男人。一瞬间三个男人扭打到了一块,可虽说是扭打,老李却一点也扳不开他的手,而那个男人也似乎看不见老李只是一味的掐着班长的脖子。

  看到这一幕我也坐不住了对身边的张冉说”操,出人命了,快起帮忙。“说完一个也冲了上去,张冉紧随其后,当我触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一阵刺骨的冰冷从那个男人身上传过来。活人可以有那么冷吗?这是我当时脑中闪过的一个念头但也只是闪过的一个念头,马上我就不得不面对另一个的事实,我、张冉、老李这三个平时在篮球场上敢冲,敢撞,敢硬拔的汉子尽然一点都拉不动眼前的男人!

  ”刺他!“张冉对班长叫到。我一直觉得张冉这家伙除了爱说话、好色意外还有个特点就是带着我们这代人很少有的一股子狠劲。但是现在他说的没错,为了保命这是最好的办法。其实在之前班长就已经在拼命的捶打着这个男人,只不过最后的让他将刀锋避开对方,只是用拳头捶打。但真到了攸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班长直接将解剖刀扎进了男人的右腰。

  可男人似乎一点也不吃疼仍旧保持着姿势的不变。而班长虽然之后又插了几刀但力气明显在慢慢变小。反观男人,他的表现已经不同寻常,那几刀明显已经有刺中其内脏的了,男人的嘴里开始往外冒血,可男人的表情却没有人任何变化,有的只是,那是不共戴天之仇的眼神。

  再刺完一下后班长的手忽然荡了下来,他已经失去意识了,说时迟那时快张冉松开了本来抓住男人的手从班长手中夺过解剖刀,对着男人的胸口就是一刀。“不要!”老李看见马上出声,因为学医的我们都看得出张冉这一刀是冲着心脏去的。“什么不要!这家伙明显是要班长死正当防卫怎么了?”张冉一句话点醒了我们。

  没错这看似疯狂的举动却是我们最后的办法,如果必须死一个,我们当然希望死的是这个本身在解剖台上的尸体而不是天天打球吃烧烤的班长。张冉边说又一刀直接割开了男人的喉咙,按理说这两刀都是致命的,男人就算不松手我和老李也应该很容易的可以拉开他的手了,可是并没有,他的手仍旧死死地掐住班长。

  ”x他妈!“张冉大骂一句,做出了一件我事后想想都一身冷汗的事,只见刀光一闪,男人的两根大拇指齐刷刷断下,这一刀再深些许就会同样割开班长的喉咙,这一刀或许可以让张冉直接毕业了吧。我和老李也顺势一用死力,男人终于倒了下来,班长也摊到在地,我立马上前探了下班长的鼻息,还好虽然微弱但还是有的,至少活着,而倒在一边的男人此刻成为了一具真正的尸体。

  ”啊!“目睹这一幕的女生再也忍不住了,用大声的尖叫来自己的恐惧。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的声音压来,我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男子。(第一集完)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